仙游门户网
当前位置:主页>热点专题>
奔驰死不认账 宝马避重就轻 大众破财消灾!排放门下的德国车企为何态度迥异?
来源:fithyorange.com  阅读量:1453

车春秋2011.14.14我要分享

文字|马丁博士

车春秋未经允许生产,拒绝转载

●●●

今天,“卸货门”已经进行了四年。该丑闻涉及范围广泛,水平高,前所未有的罚款,震惊了整个行业。在事件的不断发酵过程中,许多证据的解释前后矛盾且隐蔽性很高。涉及的利益复杂而又复杂,这使得公众很难看到整个场景。所谓的“内部”只是冰山一角,更多地是一种推测。

最新消息是德国《明镜周刊》8月9日报道,由于违反柴油排放法规,斯图加特检察官将对奔驰母公司戴姆勒处以800亿至1亿欧元的罚款。戴姆勒的第一次“排放门”风暴可以追溯到2016年初,而大众汽车东窗则是在2015年9月启动的。也就是说,两家公司在“排放门”上花费的时间是相似的。当然,还有另一个德国兄弟宝马。有趣的是,尽管他们都经历了“排放门”,但三巨头的态度却截然不同:公众在挣钱,宝马在避开曙光,梅赛德斯-奔驰的母公司戴姆勒采用了即使是现在也有致命的态度。这是什么原因?猜一:奔驰没有作弊

在车春秋接受行业专家采访时,我得到的观点之一就是梅赛德斯-奔驰可能没有被骗。支持该观点的理由是,大众汽车的“排放门”于2015年9月爆发后,德国监管机构迅速发现了隐藏在公众后面的卡特尔联盟(垄断组织)。德国排名前五的汽车公司-大众,奥迪,由宝马和戴姆勒组成的保时捷专卖组织。这一发现导致萝卜把泥土带走了,很快所有的汽车公司都接受了各个地区和组织的调查。但是从那以后,调查过程就不同了。大众已于2015年公开承认作弊,但要付出巨额罚款和声誉损失。前公众负责人文登讨厌下台,奥迪前首席执行官Stead被捕并入狱,并且仍在继续发酵;

(文丹)宝马似乎轻而有风。 2018年5月17日,宝马前负责人克鲁格(Kruger)公开承认,宝马召回的12,000辆汽车确实安装了可以操纵实际排放量的软件,但强调这是“人为错误”。商榷。另一方面,德国司法机构还发现,“全面调查”没有找到人为设计的“作弊装置”,也没有发现宝马内部的员工有作弊企图。问题的症结在于“公司未能建立适当的质量控制体系”。

(克鲁格)梅赛德斯奔驰的“排放门”持续到公共场合。从2016年起,许多客户起诉戴姆勒涉嫌排放测试欺诈,并在中间经历了各种形式的质量控制,甚至在2018年2月德国爆出看似确凿的证据《图片报》Müller开发了一个名为“比特币的程序15英寸可在16英里后自动关闭汽车排气,而另一个“ Slipguard”程序可根据速度和加速度确定汽车是否正在测试。但是无论如何,各种检查员从来没有想出像公众一样强硬的证据。一位行业专家告诉车春秋:“如果梅赛德斯-奔驰确实制造了欺诈行为,那么什么可以使他隐瞒四年而公众却不能?” “对梅赛德斯-奔驰排放欺诈的调查,或者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或者是有说服力但有偏见的怀疑。在这种情况下,梅赛德斯-奔驰自然可以拒绝接受。相反,大众汽车的原始欺诈证据是确凿的腾讯汽车副编辑郭波对车春秋说。从公共关系的角度来看,选择错误是更合理的选择。天津大学教授,内燃机专家姚春德对车春秋说。“也许梅赛德斯-奔驰因为自己的品牌而感到尴尬。另一种可能性是,梅赛德斯奔驰认为他的排放问题不是外界认为的欺诈,而是技术上的疏忽。”蔡志敏的表现也很强硬。他多次批评公共柴油车排放欺诈,并指责他。(Cai Che)蔡澈说:“戴姆勒的企业文化与公众的文化有所不同。戴姆勒永远不会发生类似的排放丑闻。”梅赛德斯-奔驰从未使用过任何软件来逃避排放标准,将来也不会使用它。“猜想二:民事内部斗争是最强大的,宝马和梅赛德斯-奔驰相对稳定。另一个猜想是,与三者相比,大众汽车集团的内部斗争最大,而党也在不断斗争。” “很可能会被用作聚会斗争的工具,因此发酵是最有力的,宝马和梅赛德斯都更加稳定。”退一步,即使梅赛德斯-奔驰或宝马确实作弊,保护的可能性也很大。证据并使事情变得更小更好。但是在公众场合,情况可能恰恰相反。一位业内专家对车春秋说。

[文丹(左)和皮皮奇(右)]我们知道,在大规模“排放门”爆炸之时,这也是大众汽车集团新一轮政党竞赛的结束:它刚刚打败了大众汽车集团的创始人家族保时捷-培(Porsche-Pei)耶尔家族的老将费迪南德皮奇和大众汽车集团负责人文德(Wendern)由于卸货门而迅速辞职,目前仍在审查中。濒临死亡的保时捷前首席执行官穆伦带领大众汽车集团走上了正确的道路,但由于各种原因被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和宝马前高管取代。甚至在监狱中的斯图尔特和温德恩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故事很复杂,但是外界一直将政党斗争问题视为促进“排放门”发酵的因素。结论:德国汽车公司在“排放门”的阴影下正在失去力量。尽管在微观层面上,每个汽车公司对质量控制的态度是完全不同的,我们只能做个小小的猜测,但是在宏观层面上,德国汽车公司是整体的。信誉,利润和技术的多重危机非常清楚结论。在最近的事态发展中,德国检察官办公室的发言人说,对戴姆勒的调查仍在进行中,不会在今年年底之前结束。尽管戴姆勒的回应是“拒绝在调查期间发表评论。”戴姆勒集团在短短12个月内发出了四次盈利警告,这一点不容忽视。戴姆勒第二季度收益报告显示,营业收入为426.5亿欧元,同比增长5%,息税前亏损为15.6亿欧元,去年同期为利润26亿欧元年。这是戴姆勒集团九年来首次蒙受季度亏损。数据显示,由于奔驰柴油车存在欺诈性问题,戴姆勒损失了10.7亿欧元。同时,戴姆勒将柴油车的法律和政府诉讼费用提高了16亿欧元。这将使戴姆勒削减其全年利润预测。严峻的是,当全球汽车正经历着市场萎缩、电气化、智能化的尖端技术变革时,另一方面,被“排放门”无休止拖累的德国汽车企业却有着不小的能量可走。面对竞争?几乎在同一时间,大众、宝马和戴姆勒三大巨头更换了教练。恐怕这不仅是时间上的巧合,更是投资者的谨慎和不信任。当然,更严重的是,这个百年品牌砸了招牌。正如德国汽车经济学教授斯特凡布拉泽尔(stefan brazel)感叹的那样:“一系列事件表明,德国汽车工业的商业道德和文化发生了巨大变化。”

车春秋

联系方式:(微信)

长按指纹识别图中的二维码,注意“车春秋”

收集报告投诉

0x251C

文本马丁博士

春秋出品的汽车,未经许可,拒绝转载

如今,“泄洪门”已经开了四年。这起丑闻涉及面广、数额高、罚款数额空前,震惊业界。在事件不断发酵的过程中,许多证据的解释不一致,隐藏性很高。涉及的利益纷繁复杂,公众很难看到整个场面。所谓“内”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是一种猜想。

最新消息是,德国《明镜周刊》8月9日报道,由于违反柴油排放法规,斯图加特检方将对奔驰母公司戴姆勒处以8-1亿欧元的罚款。戴姆勒的第一个“排放门”风暴可以追溯到2016年初,而大众东窗于2015年9月推出。也就是说,两家公司在“排放门”上花费的时间是相似的。当然,还有另一个德国兄弟宝马。有趣的是,虽然他们都经历过“排放门”,但三巨头的态度却大不相同:公众在砸钱,宝马在避光,奔驰的母公司戴姆勒即使现在也采取了致命的态度。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猜测一:奔驰没有作弊

在车春秋接受行业专家采访时,我得到的观点之一就是梅赛德斯-奔驰可能没有被骗。支持该观点的理由是,大众汽车的“排放门”于2015年9月爆发后,德国监管机构迅速发现了隐藏在公众后面的卡特尔联盟(垄断组织)。德国排名前五的汽车公司-大众,奥迪,由宝马和戴姆勒组成的保时捷专卖组织。这一发现导致萝卜把泥土带走了,很快所有的汽车公司都接受了各个地区和组织的调查。但是从那以后,调查过程就不同了。大众已于2015年公开承认作弊,但要付出巨额罚款和声誉损失。前公众负责人文登讨厌下台,奥迪前首席执行官Stead被捕并入狱,并且仍在继续发酵;

(文丹)宝马似乎轻而有风。 2018年5月17日,宝马前负责人克鲁格(Kruger)公开承认,宝马召回的12,000辆汽车确实安装了可以操纵实际排放量的软件,但强调这是“人为错误”。商榷。另一方面,德国司法机构还发现,“全面调查”没有找到人为设计的“作弊装置”,也没有发现宝马内部的员工有作弊企图。问题的症结在于“公司未能建立适当的质量控制体系”。

(克鲁格)梅赛德斯奔驰的“排放门”持续到公共场合。自2016年以来,许多客户因涉嫌伪造排放测试而起诉戴姆勒,并且存在多种形式的质量控制,甚至是的看似确凿的证据。正如2018年2月在德国《图片报》报道的那样,戴姆勒开发了一个名为“ Bit 15”的程序,该程序可以在行驶16英里后自动关闭蒸汽。车辆排气处理,而另一个“ Slipguard”程序可以根据速度和加速度确定是否正在对汽车进行测试。但是无论如何,检查人员没有提供像公众一样有力的证据。一位行业专家告诉车春秋,“如果梅赛德斯-奔驰确实散发了假排放物,那么它可以隐藏四年,而公众却不能?” “对梅赛德斯-奔驰排放欺诈的调查要么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要么有令人信服但有偏见的怀疑。在这种情况下,梅赛德斯-奔驰自然可以拒绝接受。相比之下,从以下方面来看,大众汽车原始的欺诈证据是确凿的。公共关系方面,承认错误是更合理的。腾讯汽车副总郭博告诉车春秋。天津大学教授兼内燃机专家姚春德告诉车春秋:“也许梅赛德斯-奔驰很尴尬地承认因为它的大品牌;另一种可能性是,梅赛德斯-奔驰认为其排放问题不是假货,而是技术过失。”戴姆勒前高管蔡澈也非常严厉。他多次批评大众柴油车的欺诈性排放,并被指控戴姆勒永远不会发生类似的排放丑闻。蔡澈说:“戴姆勒的企业文化与公众的文化不同。梅赛德斯-奔驰从未使用过任何软件来规避排放标准,并且将来也不会使用它。”“人们认为,如果一家公司这样做,其他公司可能也会这样做。”“猜想二:民事内部斗争是最强大的,宝马和梅赛德斯-奔驰相对稳定。另一个猜想是,与三者相比,大众汽车集团的内部斗争最大,而党也在不断斗争。” “很可能会被用作聚会斗争的工具,因此发酵是最有力的,宝马和梅赛德斯都更加稳定。”退一步,即使梅赛德斯-奔驰或宝马确实作弊,保护的可能性也很大。证据并使事情变得更小更好。但是在公众场合,情况可能恰恰相反。一位业内专家对车春秋说。

[文丹(左)和皮皮奇(右)]我们知道,在大规模“排放门”爆炸之时,这也是大众汽车集团新一轮政党竞赛的结束:它刚刚打败了大众汽车集团的创始人家族保时捷-培(Porsche-Pei)耶尔家族的老将费迪南德皮奇和大众汽车集团负责人文德(Wendern)由于卸货门而迅速辞职,目前仍在审查中。濒临死亡的保时捷前首席执行官穆伦带领大众汽车集团走上了正确的道路,但由于各种原因被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和宝马前高管取代。甚至在监狱中的斯图尔特和温德恩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故事很复杂,但是外界一直将政党斗争问题视为促进“排放门”发酵的因素。结论:德国汽车公司在“排放门”的阴影下正在失去力量。尽管在微观层面上,每个汽车公司对质量控制的态度是完全不同的,我们只能做个小小的猜测,但是在宏观层面上,德国汽车公司是整体的。信誉,利润和技术的多重危机非常清楚结论。在最近的事态发展中,德国检察官办公室的发言人说,对戴姆勒的调查仍在进行中,不会在今年年底之前结束。尽管戴姆勒的回应是“拒绝在调查期间发表评论。”戴姆勒集团在短短12个月内发出了四次盈利警告,这一点不容忽视。戴姆勒第二季度收益报告显示,营业收入为426.5亿欧元,同比增长5%,息税前亏损为15.6亿欧元,去年同期为利润26亿欧元年。这是戴姆勒集团九年来首次蒙受季度亏损。数据显示,由于奔驰柴油车存在欺诈性问题,戴姆勒损失了10.7亿欧元。同时,戴姆勒将柴油车的法律和政府诉讼费用提高了16亿欧元。这将使戴姆勒削减其全年利润预测。令人沮丧的是,当全球汽车正经历着市场萎缩,电气化和智能化的尖端技术变革时,另一方面,被“排放门”拖累的德国汽车公司却无休无止地充满活力。走。面对竞争?几乎同时,大众,宝马和戴姆勒这三大巨头都更换了教练。恐怕这不仅是时间上的巧合,而且是投资者的谨慎和不信任。当然,更严重的是这个拥有100年历史的品牌砸碎了招牌。正如德国汽车经济学教授Stefan Brazel感叹的那样:“一系列事件表明,德国汽车行业的商业道德和文化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

车春秋

与我们联系:(微信)

二维码的长期指纹识别,注意“车春秋”

友情链接:
仙游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fithyorange.com 技术支持:仙游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