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门户网
当前位置:主页>社会新闻>
乡愁何处:六位学者谈40年中国城乡发展
来源:fithyorange.com  阅读量:1388

凤凰国际智囊团2019.9.14我要分享

凤凰国际智囊团

国际视野,政治和商业参考

中国的改革始于农村。在城市化的40年中,城乡之间的资金,信息,人和物的流动不断增加,城市化率逐渐提高。同时,城市的快速发展带来了住房,交通和环境等问题,以及由于农村人口减少而引起的农村空洞化。因此,流动人口面临双重问题。一方面,它是一个无法定居的城市,另一方面,是一个无法返回的故乡。

如何增加农民收入?如何科学地看待城市的发展规模?在城市化进程面临诸多挑战的时刻,河桥财经和六位学者制作了纪录片《乡愁何处巨变中的中国城乡发展》,为城乡均衡发展提供了建议。

农村的空洞化是城市化的必然阶段。人口自由流动具有积极意义

在采访中,几乎每位大学学者都说,在城市化进程中,村庄的空洞化和村庄的减少是发展的必要阶段。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万光华说,德国的城市化是世界上最成功的,但是直到今天,小村庄和城镇仍在消失。在当今的中国,按照目前的先进水平,农村地区不再需要大量人口从事农业生产。

万光华提出,一个地区的人口积累反映了经济学规律。创新,生产力,收入水平和人口聚集形成了导致人口流动的良性循环。城市的良性循环促进了人们从农村到城市的流动,农村的空洞自然而然地随之而来。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刘守英认为,人为地投资于各种产业是不可行的,因为担心农村空洞化和农村的衰落。未来,整个农村的基本发展趋势将是分裂的,不会整体上齐头并进。根据城市的需求,只有少数几个村庄会变得非常活跃。日本的村庄就是一个例子。并非所有的村庄都需要工业或旅游业来支持他们。

刘守英说,忽视人口流动规律,人为地允许农民工回乡,必将造成严重的公共政策问题。一方面,下一轮城市化将失去这些重要的参与者,另一方面,人口的不规则回归将阻碍农村地区的发展空间。

因此,人口的自由流动是经济法的体现,实际上,它客观上对整个社会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卢明强调,人口的自由流动可以提高劳动力资源的配置效率,促进劳动生产率的趋同。

2017年5月30日,随着社会变革的发展,在广西桂林龙胜金坑大寨,中青年男性劳动者陆续外出打工,男女老幼都留在山上。视觉中文数据图

中国发展的下一步必须面对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是提高劳动资源分配效率。例如,如果一个人在农村和小城市创造的价值小于城市和大城市创造的价值,那么人口的自由流动可以使个人创造的价值最大化,从而扩大中国的人口红利。

此外,人口的自由流动促进了劳动生产率的趋同,并减轻了欠发达地区的财政支持压力。陆明认为,在中国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如果欠发达地区的人口无法充分流动,其经济发展机会取决于其自身的地理条件,那么如果您想为这些居民提供就业机会和公共服务,它需要大量的财务投资。在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只能依靠中央转移支付或自己借款。结果是欠发达地区的地方政府财政压力和债务增长。

留住人们进入城市:有针对性的政策减轻了农民融入城市的困难

今天,在城市工作的农村人口已经与城市形成了相互依存的关系。这个城市为他们提供了更高的收入,他们已经成为城市发展的主要力量之一。但是,经过40年的今天,农村人口的城市融合仍然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2010年1月12日,一名农民工在贵州省贵阳市工作。视觉中国数据地图

该城市不容纳农民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城镇和小城镇改革与发展心理学家,首席经济学家李铁认为,整合困难的核心在于金融层面的社会福利分配,尤其是对公共服务的分配。未成年人和老人。现有的社会福利分配给已建立的户口人口。当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工作时,福利分配陷入困境。

从城市的角度来看,其现有的财政能力和公共服务水平是有限的,但现在需要分配给更多的人,而每个人可以享受的利益将会减少。从农民工的角度来看,劳动力进入城市,安置儿童和老人也是心脏病。因此,李铁说,农民的城市融合不是城市能力的问题,而是户籍制度在城市化过程中造成城乡利益分配不均。

对此,李铁认为,逐步解决农民工身份矛盾是可取的。例如在香港,在香港工作七年的人可以获得长期居留证。这个期限证明了工作人员的资格和留在香港的意图。另一方面,城市中大约20%的城市农民工在城市生活了数十年。有些人甚至在城市买了房子,但仍然没有城市户口。李铁认为,可以出台相应的政策。城市人口的户口地位问题。

李铁说,针对城市常住人口的特点,有针对性的政策出台和区域间支持的加快,可以缓解农村人口进入城市的问题。

补贴农村居民:因素市场改革以缓解城乡收入差距

如上所述,农民工城市很难在短时间内扎根,但是为什么仍然有大量农村人口涌入城市?这是因为中国的城乡收入差距接近三倍,而进入城市意味着更高的薪水和更多的发展机会。上海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前副院长左学金认为,收入差距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其中一些是具有自我完善能力的城市,而另一些则需要在上海进行深化改革。全国水平。市场改革。

以土地要素市场为例。目前,中国的土地征用制度按农地补偿农户。当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时,政府,开发商和城市企业居民将分享大量的增值收益。农民收入很少。左学金说,如果要将征地带来的主要利益转移给农民,土地所有者的集体和集体成员,地方政府的财政体制就必须改革利润分配。

其次,土地利用制度也需要改革。左学金认为,浙江农民的较高收入部分是由于地方政府对土地资源利用的限制。例如,建造一栋建筑物,允许在两层以上建造建筑物,农民就有可能获得农舍利润。但是,一些地方政府对建筑物的楼层数实行了限制,这将导致宅基地使用效率低下,并且无法有效地为农民增加收入创造条件。

为城乡服务:科学的土地流转平衡城乡之间的利益分配

类似于要素市场的改革,土地流转制度的改革也可以增加农村地区的收入,并减轻城市化带来的社会问题。

现阶段,以小农为主的家庭管理是中国农业管理的主要形式。根据第三次农业普查数据,中国小农户数量占主要农业企业的98%以上,小农户经营耕地面积占总农户的70%耕地。根据中国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副主任韩军的说法,在2019年3月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有2.3亿农户,其中2.1亿是农户,面积小于10亩,这是“小规模甚至小规模经营”。在这种宏观背景下,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铭认为,进入城市的农民工不仅不会过度增加城市的负担,而且还为耕种人口的转移做出了贡献。土地客观上的土地,使偏远和落后地区的农村人口摆脱贫困而致富。

农民工进城可以增加收入,客观上减少农业从业人员,从而可以转移耕地,达到扩大人均土地面积和扩大农业生产规模的作用。农业人口的收入也将相应增加。

2016年5月21日,湖北宜昌。

除了转让耕地外,住房的转让还可以缓解城市化过程中的农村问题。随着农民工数量的增加,城市地区的常住人口数量超过了农村地区的常住人口数量。蔡继明说,目前,我国城市建设用地只有9万平方公里,不到农村建设用地的一半,反映了中国建设用地的不合理分配。农村建设用地的70%为宅基地,建设利用价值不高。如果可以将其开垦为耕地,然后将城市周围的耕地更改为建设用地,则城市建设用地的面积可以增加50%。

宅基地转让有助于降低房价,解决房屋租赁和购房成本高的问题,但在推进过程中仍然面临许多困难。蔡继明提出,首先,土地流转从根本上说是使用权的转移,而不是土地所有权的转移,因此,保护公有制的决心遏制土地流转是没有根据的。其次,目前只允许在村集体内部进行保护农民利益的宅基地转让,但每个家庭都有宅基地,市场需求不明显。如果可以允许外国人购买宅基地,则可以提高宅基地的销售价格。要有效增加农民收入。

着名的社会学家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写道:“直接以农业为生的人被粘在土地上。以农业为生的人,定居是正常状态,移民是变态。”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费孝通描述了“坚持土地”的人越来越少。农村空洞是城市发展的必经之路。越来越多的人从农村来到城市谋求更高的收入,但由于缺乏安全性,他们无法放弃家园。如今,在城市化从未停止过的今天,为了让进入城市的人们感到放心,并为了使农村地区实现更高的利润和大规模的经营,中国的下一个政策改革应该做什么?仍然需要持续的社会发展。思考和参与。

获得对您的每日参考的独家访问权!

凤凰网国际智囊团

微信ID:ifengtank

点击右上角

分享到朋友圈

只有传递思想的火炬!

收款报告投诉

凤凰国际智囊团

国际视野,政治和商业参考

中国的改革始于农村。在城市化的40年中,城乡之间的资金,信息,人和物的流动不断增加,城市化率逐渐提高。同时,城市的快速发展带来了住房,交通和环境等问题,以及由于农村人口减少而引起的农村空洞化。因此,流动人口面临双重问题。一方面,它是一个无法定居的城市,另一方面,是一个无法返回的故乡。

如何增加农民收入?如何科学地看待城市的发展规模?在城市化进程面临诸多挑战的时刻,河桥财经和六位学者制作了纪录片《乡愁何处巨变中的中国城乡发展》,为城乡均衡发展提供了建议。

农村的空洞化是城市化的必然阶段。人口自由流动具有积极意义

在采访中,几乎每位大学学者都说,在城市化进程中,村庄的空洞化和村庄的减少是发展的必要阶段。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万光华说,德国的城市化是世界上最成功的,但是直到今天,小村庄和城镇仍在消失。在当今的中国,按照目前的先进水平,农村地区不再需要大量人口从事农业生产。

万光华提出,一个地区的人口积累反映了经济学规律。创新,生产力,收入水平和人口聚集形成了导致人口流动的良性循环。城市的良性循环促进了人们从农村到城市的流动,农村的空洞自然而然地随之而来。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刘寿英认为,如果人们担心农村空心化、农村衰落,就会人为地介入,推出各种产业,但不会奏效。今后,全村的基本发展趋势是分化的,不会齐头并进。只有少数村庄会根据城市的需要变得非常活跃。日本农村就是一个例子。并非所有的村庄都需要工业或旅游业来支持他们。

刘寿英说,无视人口流动规律,人为地让农民工返乡,必然会造成严重的公共政策问题。一方面,下一轮城市化进程失去了这一重要参与者群体。另一方面,侵犯合法人口会阻碍村庄的发展。

因此,人口自由流动是经济学规律的一种表现,但事实上,它在客观上对整个社会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陆明强调,人口自由流动可以提高劳动力资源配置效率,促进劳动生产率趋同。

0x251C

2017年5月30日,广西大寨、金盛、龙胜、桂林等地,随着社会的发展,这里年轻壮实的男工一直在外打工,下山的基本都是老少妇幼。可视中国数据地图

中国的下一步发展必须面对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的问题。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提高劳动力资源配置的效率。比如陆明,如果农村和小城市的一个人创造的价值低于城市和大城市的一个人创造的价值,那么人口的自由流动就可以使个人创造的价值最大化,从而扩大中国的人口红利。

此外,人口的自由流动促进了劳动生产率的趋同,并减轻了欠发达地区的财政支持压力。陆明认为,在中国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如果欠发达地区的人口无法充分流动,其经济发展机会取决于其自身的地理条件,那么如果您想为这些居民提供就业机会和公共服务,它需要大量的财务投资。在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只能依靠中央转移支付或自己借款。结果是欠发达地区的地方政府财政压力和债务增长。

留住人们进入城市:有针对性的政策减轻了农民融入城市的困难

今天,在城市工作的农村人口已经与城市形成了相互依存的关系。这个城市为他们提供了更高的收入,他们已经成为城市发展的主要力量之一。但是,经过40年的今天,农村人口的城市融合仍然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2010年1月12日,一名农民工在贵州省贵阳市工作。视觉中国数据地图

该城市不容纳农民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城镇和小城镇改革与发展心理学家,首席经济学家李铁认为,整合困难的核心在于金融层面的社会福利分配,尤其是对公共服务的分配。未成年人和老人。现有的社会福利分配给已建立的户口人口。当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工作时,福利分配陷入困境。

从城市的角度来看,其现有的财政能力和公共服务水平是有限的,但现在需要分配给更多的人,而每个人可以享受的利益将会减少。从农民工的角度来看,劳动力进入城市,安置儿童和老人也是心脏病。因此,李铁说,农民的城市融合不是城市能力的问题,而是户籍制度在城市化过程中造成城乡利益分配不均。

对此,李铁认为,逐步解决农民工身份矛盾是可取的。例如在香港,在香港工作七年的人可以获得长期居留证。这个期限证明了工作人员的资格和留在香港的意图。另一方面,城市中大约20%的城市农民工在城市生活了数十年。有些人甚至在城市买了房子,但仍然没有城市户口。李铁认为,可以出台相应的政策。城市人口的户口地位问题。

李铁说,针对城市常住人口的特点,有针对性的政策出台和区域间支持的加快,可以缓解农村人口进入城市的问题。

补贴农村居民:因素市场改革以缓解城乡收入差距

如上所述,农民工城市很难在短时间内扎根,但是为什么仍然有大量农村人口涌入城市?这是因为中国的城乡收入差距接近三倍,而进入城市意味着更高的薪水和更多的发展机会。上海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前副院长左学金认为,收入差距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其中一些是具有自我完善能力的城市,而另一些则需要在上海进行深化改革。全国水平。市场改革。

以土地要素市场为例。目前,中国的土地征用制度按农地补偿农户。当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时,政府,开发商和城市企业居民将分享大量的增值收益。农民收入很少。左学金说,如果要将征地带来的主要利益转移给农民,土地所有者的集体和集体成员,地方政府的财政体制就必须改革利润分配。

其次,土地利用制度也需要改革。左学金认为,浙江农民的较高收入部分是由于地方政府对土地资源利用的限制。例如,建造一栋建筑物,允许在两层以上建造建筑物,农民就有可能获得农舍利润。但是,一些地方政府对建筑物的楼层数实行了限制,这将导致宅基地使用效率低下,并且无法有效地为农民增加收入创造条件。

为城乡服务:科学的土地流转平衡城乡之间的利益分配

类似于要素市场的改革,土地流转制度的改革也可以增加农村地区的收入,并减轻城市化带来的社会问题。

现阶段,以小农为主的家庭管理是中国农业管理的主要形式。根据第三次农业普查数据,中国小农户数量占主要农业企业的98%以上,小农户经营耕地面积占总农户的70%耕地。根据中国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副主任韩军的说法,在2019年3月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有2.3亿农户,其中2.1亿是农户,面积小于10亩,这是“小规模甚至小规模经营”。在这种宏观背景下,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铭认为,进入城市的农民工不仅不会过度增加城市的负担,而且还为耕种人口的转移做出了贡献。土地客观上的土地,使偏远和落后地区的农村人口摆脱贫困而致富。

农民工进城可以增加收入,客观上减少农业从业人员,从而可以转移耕地,达到扩大人均土地面积和扩大农业生产规模的作用。农业人口的收入也将相应增加。

2016年5月21日,湖北宜昌。

除了转让耕地外,住房的转让还可以缓解城市化过程中的农村问题。随着农民工数量的增加,城市地区的常住人口数量超过了农村地区的常住人口数量。蔡继明说,目前,我国城市建设用地只有9万平方公里,不到农村建设用地的一半,反映了中国建设用地的不合理分配。农村建设用地的70%为宅基地,建设利用价值不高。如果可以将其开垦为耕地,然后将城市周围的耕地更改为建设用地,则城市建设用地的面积可以增加50%。

宅基地转让有助于降低房价,解决房屋租赁和购房成本高的问题,但在推进过程中仍然面临许多困难。蔡继明提出,首先,土地流转从根本上说是使用权的转移,而不是土地所有权的转移,因此,保护公有制的决心遏制土地流转是没有根据的。其次,目前只允许在村集体内部进行保护农民利益的宅基地转让,但每个家庭都有宅基地,市场需求不明显。如果可以允许外国人购买宅基地,则可以提高宅基地的销售价格。要有效增加农民收入。

着名的社会学家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写道:“直接以农业为生的人被粘在土地上。以农业为生的人,定居是正常状态,移民是变态。”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费孝通描述了“坚持土地”的人越来越少。农村空洞是城市发展的必经之路。越来越多的人从农村来到城市谋求更高的收入,但由于缺乏安全性,他们无法放弃家园。如今,在城市化从未停止过的今天,为了让进入城市的人们感到放心,并为了使农村地区实现更高的利润和大规模的经营,中国的下一个政策改革应该做什么?仍然需要持续的社会发展。思考和参与。

获得对您的每日参考的独家访问权!

凤凰网国际智囊团

微信ID:ifengtank

点击右上角

分享到朋友圈

只有传递思想的火炬!

友情链接:
仙游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fithyorange.com 技术支持:仙游门户网 | 网站地图